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孝德美文>> 正文  
父亲在山上
2016年11月22日 11:21 来源: 道德星空网站

眼望见父亲,我忍不住要掉下泪来。人生的暮年,父亲上山了,经不住队长的劝说,更经不住心的向往和

  第一眼望见父亲,我忍不住要掉下泪来。父亲端着饭碗,蹲在井场边的塄坎上,像一只固守孤独的老鹰。50多岁的父亲眼神越来越不好,我冲着他吃力站起的身影,轻轻喊声:“爸!”他仿佛被惊醒似的接了一句:“你们啥时候来的?”

  父亲在油田度过了30多个春秋,从华北平原到陇东的山沟沟。人生的暮年,父亲上山了,经不住队长的劝说,更经不住心的向往和石油的诱惑,在一苍凉寂寞的小山顶,没日没夜地守护着两口油井。

  虽然不止一次地上山看父亲,但我无暇顾及其他,我只关心父亲的身体。我问:“病好些了吗?”他说:“没啥,药吃呢!”看着他行动自如,不像有病的样子,我多少有些放心。父亲有严重的胃病、风湿病、心脑血管病,视力也不好,按说,去年可以退休,可报告交到厂里又拿了回来。我和弟弟劝他退了好,他反而问我们:“退了干啥?”母亲偷偷告诉我们实情:“你爸想多为你们挣几个房子钱,你弟还没媳妇呢!”父亲永远是当之无愧的父亲,始终都为他的儿女着想。

  毕竟岁月不饶人,当父亲爬上抽油机擦洗“驴头”时,一脚不慎摔了下来,疼得好长时间爬不起来。随后强忍剧痛,徒步10多里到县医院打针,开了点药就回工地了。第二天,母亲上山给父亲送饭,父亲再也忍不住,竟像个孩子哇哇大哭起来,母亲将他送到医院拍片检查,结果父亲的肋骨摔裂了。一星期后,弟弟打电话告诉我,我急忙赶到山上,父亲正活动着受伤的胳膊与他的小孙女玩耍呢!我忙问:“怎么样?”他却说:“好着呢,你跑回来干啥?”

  我们一家6口,常年过着四分五裂的生活,我和妻子在几百公里外的一座城里上班,母亲带着我两岁的小女儿在父亲驻守的山下县城里,弟弟也是一名常年看护油井的石油工人,驻守在另一个山头,与父亲遥相呼应。有时母亲做了好吃的上山来,隔沟一喊,弟弟就过来了。正是这样的原因,团圆对于我们都显得十分珍贵。一次,父亲决定破例下山,一起吃一顿团圆饭,天黑前徒步赶回山上。临走前,父亲专门跑到另一个看护点请同事帮他照看。下山了,父亲的情绪看上去很好,指着老远老远的一个井场边的人影说:“那是你焦叔叔!”我的眼睛近视,看不清,但我相信父亲的判断。模模糊糊地,我感觉到那个人影好象也蹲着端着一只碗,很像父亲的样子。

  离家那天,母亲特意给我们装了一袋小蒜说:“这是你爸挖的。”做饭的时候,往油锅里炝一小撮蒜末儿,马上有一股香气浸润肺腑。妻子说:“咱爸挣钱不容易!”听着妻子的话,心里又增加了对父亲的愧疚,我对父亲的关心实在太少。

  从前,我很少关注山,如今,我逐渐知道山并不是最高的,最高的是父亲,因为他在山上。

(道德星空www.ddxk.com

告诉好友】 【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